回应周小平先生:对印度“打断论”能否成立?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浪 > 正文

回应周小平先生:对印度“打断论”能否成立?

时间:2018-01-15 11:11:07 来源:本站 作者:

  网友“博凡资质认证李玉梅”是支持周小平先生的,也认为我的文章有价值。她最先发给我周的那篇文章。我很不理解周怎么会和我杠上了呢?这位网友给了我非常好的建议,“你们两个。不管是谁。请不要为了杠上写文章,踏踏实实的为党为人民为中国贡献智慧。因为如果陷入困境,你们去天堂还是地狱杠?我觉得,还是踏踏实实的为自己,为同胞,为中国,做好事。”这样好的建议我都感动得快要哭了,甚至都感到肩负了好大的责任。我给她说放心吧,我会平静理性进行交流的。这并不仅仅是针对周小平先生个人,而是我的一贯风格。

  我想强调一下,我是认真看了周小平先生的这篇文章不下10遍后才写这个回应文章的。但很明显周小平先生并没有仔细看我的文章,也没有认真作调查研究。周小平先生显然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他以为我是“企业文化培训师”,“什么时候企业文化培训师居然懂地缘政治了?这两个学科差距不是一般的大好吗。”“坦白地说,如果人类的愚蠢有下限的话,那么这种观点就已经成功刷新人类智商的下限。”

  现在中国网络上动辄采用攻击性的语言非常普遍,不过,主要是攻击人的智商。从社会发展角度来说,现在能从几十年前姜昆相声讽刺的国骂,变成骂人的智商,这应该也算中国社会文明一定程度的进步,作为一定历史阶段也算是值得肯定的。当然,如果能最终都以理性和说理的语言进行交流,无疑是最好的。

  作为网络作家,关建是在网络。现在只要稍微动下手,在网上可以很容易查到对方的各种公开信息。我个人在网上的信息很多,但好像周小平先生没查过,为了避免人们认为我写这篇文章是要蹭周小平先生的知名度,那我就顺便介绍一下我自己的成名史吧。

  我是1965年出生,1979年初中时就自学完当时属于大学的高等数学全部课程,并以全襄阳市数学分数第一名成绩考入全国百强中学襄阳四中,那时就已经在大街上经常被人认出来了。1980年考入南京邮电大学。周小平先生是1981年4月出生,所以我15岁上大学时,应当是周小平先生的母亲刚好怀上小周。我另一次出名是1990年去北邮上研究生,获得北邮演讲比赛特别奖,以辩论赛冠队主辩身份辩赢所有对手、无一败绩;主演的小品“咸亨酒店”里孔乙已孔教授名震北京高校。再一次出名是在中兴通讯,一般人们眼里华为市场要强于中兴,但我在中兴无论负责哪个部门和业务,都是将对手华为杀得一败涂地。例如,我2004年作中兴印度公司CEO时,中兴与华为在印度市场的对比大约是8千万美元对7千万美元,到我2006年离开印度,2年内将对比变成6亿美元对8千万美元。我主要的专业是通讯出身,不是企业文化。周小平先生作为作家很了解将思想变成文字输入电脑,并发出去。而我不仅如此,还精通文字的每一个比特是在计算机的CPU中如何处理、内存中如何存储,如何通过光纤、IP协议、交换机、路由器、CDN、3G、4G、CCMTS等等传输到对方电脑和手机里。

  我先后出版的学术专著有《通播网宣言》(北京邮电大学出版社),《生态社会人口论》(人民出版社)《超越战争论》(东方出版社)《实验、测量与科学》(东方出版社)。《实验、测量与科学》是研究一切科学的统一规律,为了写最近这本书,我花了30年时间研究了2009年中国学科分类与代码中3120个学科与学科群中几乎所有的科学类学科。很抱歉,我就是专门研究跨学科的,并且是跨一切科学学科。对周小平先生来说“差距不是一般的大”的企业文化与地缘政治之间的跨度,对我来说还真的只能算是一个小目标而已。

  既然谈到的是战争,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在意甚至暗中窃喜别人在网络上攻击我的智商了吗?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但战术上一定要重视敌人。当你准备去进行攻击的时候,一定要对对方进行深入、全面和系统的了解,否则就会不知深浅一脚踏进坑里,在中印对峙的问题上也是如此。周小平先生的确是非常聪明的,能够写出这么多东西一定是非常好学,这很难得。周小平先生在中国网络里也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而影响力越大,当然各种个人习惯影响也就越大。领导人的接见更是责任和千斤重担,而不是个人的资源。希望所有在网上生活的人们都能一起共同净化网络的环境。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运营商只能给我们提供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能唱出什么水平的戏,还是得靠生活在互联网上的网友们自我管理和自我约束。

  如果仅仅是谈以上这些,就和一些娱乐八卦拉不开明显的档次了。之所以我认为需要回应周小平先生的这篇文章,是因为他在这个文章中的观点的确有一定代表性:印度是未来中国的威胁,这是一次打断印度现代化进程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把这种看法简称为“打断论”。周小平先生在其文中对这个论点列举了很多历史事实来做证明。但作为实干者们的科学认识方法其实很简单:技术可行性和经济可行性分析,而不只是忽悠这事儿有多么重要。

  假设我们承认应该打断,那么接下来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打到什么程度才能打断呢?之所以会出现打断论,显然是受到中国自身现代化历史的影响。中国近代有两次现代化的过程被日本打断了,第一次是洋务运动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打断了,第二次是国民政府建立后的所谓黄金十年又因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被日本打断了。但是,正如我在《实验、测量与科学》一书中强调的,真正科学的规律不能只是枚举一些案例,而是要证明它在所有类似的案例规律具有普遍性。显然并不是所有的战争都会把一个国家现代化进程打断,一次小小的边界冲突过几年后可能早就被所有人全忘光了,何谈打断?1987年中印也发生过一次边界战争,现在还有几个人知道的?因此,要想打断,显然必须得打到一定规模和程度。

  甲午战争为什么会把洋务运动打断?事实上在陆地上的战争中,清政府虽然遭受了损失, 但相比其他近代中国遭受的战争并不算特别突出。比较突出的损失是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而这也不足以完全打断中国现代化进程。更大的损失是割地赔款,《马关条约》除去割地外,赔款2亿两,赎辽费3000万两,威海卫日军驻守费150万两,最后连本带利达到约4亿两白银。这相当于当时清政府财政收入的10倍。这么沉重的财政负担导致的结果显然是毁灭性的。

  第二次日本打断中国现代化进程是全面的14年抗战,大半个中国都被日本占领卷入战火之中。中国伤亡人数3500万人,占当时中国4亿人口总量的8.7%。经济损失就更不用详谈了。

  现在我们就要问了,中国这次把印度打到什么程度才能打断它的现代化进程?印度2013/14财年政府财政收入约为1700多亿美元。我们能不能通过打一仗让印度赔给中国10倍的财政收入——1.7万亿美元?

  中国的针灸表面看是一种对人的伤害,但它通过刺激人皮肤上特定的点位,结果却是把人的生理机能给打通了。如果是微小的战争刺激,结果可能不是把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打断,而很可能是把他们打醒了。拿破仑很早就提醒欧洲人,中国是一头沉睡的雄狮,不要去惹醒她。尽管甲午战争,中国第一次现代化进程被打断了,但另一方面也正是这次战争让中国人线年的抗日战争也让旧的政权元气大伤,军队从3万人发展壮大到120万,并在3年后完成中国脱胎换骨的政权更替。因此,虽然中国在近代的这些战争中遭受了难以回首的灾难和苦痛,但客观上说也正是这些战争让中国人经受了彻底的洗礼、荡尽5000年历史的沉疴,才使今天的中国现代化进程如此地摧枯拉朽,横扫乾坤。因此,当年的和周恩来等老一辈人曾大气地说,我们应该感谢日本。

  中国最近的一次较大规模的对外战争是针对越南。这次战争把越南的现代化进程打断了吗?不仅不是,而且正好相反,是把美越战争后疯狂进行战争扩张的越南人打醒了。中越战争结束之时,就是越南经济改革和现代化进程开始之日。

  中国是准备用自己的鲜血对印度进行一次针灸,彻底打通印度现代化进程的任督二脉,还是准备一刀扎穿12多亿人口的整个印度国土?这个请周小平先生仔细思考和斟酌。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说,大国是不可战胜的。广大的战略腹地和人口可以承受战争初期突袭遭受的任何难以想象的伤亡而不断恢复,使得初期突袭的价值无论有多大,最终都将消耗殆尽。瑞典的查理大帝不懂,兵败莫斯科;拿破仑不懂,再败莫斯科;希特勒不懂,又败莫斯科。他们在初期获得的辉煌战争成就,相比当年中国对印度的胜利并不相上下,甚至更加出色。当年在中印战争获得辉煌胜利后迅速撤退,仅仅是因为后勤吗?还是对”大国不可战胜“铁律的精通?冬季青藏高原封冻,夏季印度很多地方只有一场雨,从5月份一直下到9月份。如果不下雨的地方高温可达40多度,每年热死几千人,在太阳底下走路活下来都困难,还谈什么打仗?这些问题你们都考虑过吗?

  战略不是你想做什么,而是你能做什么,并把自己能做的,且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加紧做好,否则就只是一些文学作品中成为武林盟主式的幻想而已。

  螳螂捕禅,黄雀在后。老想着打断别人,不小心可能自己被打断了。中国获得近几十年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是历尽深重苦难的历史恩赐给中国人千年难逢的机遇。所谓中国梦和中国的复兴,并不是把别人搞得有多惨,而是自己发展得有多好。如果仅仅是一个边界之争本身并不难解决,明摆着就是有人给中印同时下套,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中国当然要维护自己的领土主权和尊严,但更需要通过智慧,而不仅仅是豪情,更不是“武林盟主”愿望的表达。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离复兴的梦想如此之近,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离犯下让中国人痛悔千古的重大历史错误的距离同样也近在咫尺。

  只要中国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打断中国,除非中国自己去打断自己。有多少不得不忍的胯下之辱和上百年的卧薪尝胆都忍过来了,难道还忍不了这最后区区100多米的距离?况且谁说我们要放弃这100多米的?!

  既然我们发展自己的军力,当然就不仅仅是去拿它做摆设,而是立足于打赢。因为只有立足于打赢,才能避免不必要的战争。战争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这种手段不是绝对不可用,但当需要进行战争的时侯,必须非常清楚它的目的。乐兵者亡,而利胜者辱。

  藏于九地之下,动于九天之上;静若处子,发如脱兔;不动如山,动如雷霆。不动则已,动则就应一剑封喉。

  早年欧洲的殖民者可以通过侵掠抢夺全球的财富,美国可以霸道地通过给他人制造麻烦赚取自己的美元铸币税,为什么中国强大了就不可以?、等老一代人说中国永远不称霸,即使发达了以后也永远不称霸,这只是当时没能力时的权益之计,还是真的将它作为中国富强立国深谋远虑的战略?这的确已经是今天的中国最需要认真考虑的现实问题。

  当年的欧洲殖民者开始全球扩张时,只有他们完成或充分开始现代工业文明的进程。相对于其他被殖民的地区,他们拥有武器和现代文明几个代差级别的优势。西班牙殖民者皮萨诺可以用不到200人的殖民军队,以零伤亡作战的绝对优势征服印加帝国7万主力,杀死7千多人,并生擒印加帝国皇帝。但当德国和日本兴起时,世界上已经有大量比他们更早工业化的国家,即使德国和日本拥有部分优势也不再可能是代差级的,并且在极短时间内就可被对手追上。例如,二战初期日本零式战机拥有对美军F4F野猫战机具大的性能优势,但很快美军装备F6F恶妇式战机之后,其技术性能就超越零式战机,发展到后期马里亚纳猎火鸡时接近倒过来的代差区别。不仅是空军,鱼雷等很多武器装备上,日本也都有技术甚至数量上的初期优势,但都在战争进行过程之中很快就被美军全面超越了。这就是德国和日本为什么不能重复早期欧洲殖民者道路的原因所在。

  因此,美国深刻理解了历史时代大背景的不同,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方式去成就自己。他们初期相对于完全落后的本土印地安人时,同样采取了领土扩张的模式,从最初的13个洲扩展为现在50个洲和一个直辖区的规模。但美国在战后面对大量工业化国家的现实国际环境时,不仅没有再去追求他国的领土,而且通过支持他国的主权独立,使传统殖民势力完全瓦解。

  历史规律有重复的一面,也有不断进化提升的一面。美国已经这么干了,中国是否还能像美国一样干同样是个问号。例如,中国推广人民币国际化目的是为替代美元霸权吗?恐怕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已经被人玩过的奥秘,谜底早已经揭开,你再想玩成功就没那么容易了。当时人家美国人玩这一套的时候,世界上根本就没几个人明白。今天去问问北京大街上卖西瓜的老爷子都能给你讲出一套美国打仗是为美元的道理。今天的美元霸权不仅是建立在美国军事科技的强大上,而且更是建立在二战给美国提供的全球驻军的历史机遇上。这样的历史机遇中国还有吗?另外,美元霸权的另一个支柱是石油美元,就是中东国际石油交易锁定了美元支付。这个也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相信大家都已经清楚,这里就不用再重复了。中国还有这样的特殊历史机遇吗?因此,人民币国际化究竟是以替代美元霸权为目标,还是以不让美元霸权占我们便宜为目标,无论做法还是结果都将完全不同。

  不要以为、这样的大智慧者们,仅仅以“中国人历史上就是爱好和平”这种温情和浪漫的理由提出他们根本的立国战略,他们是基于对现代世界文明历史进程的客观认知和深刻把握。中国的复兴,并不是去重复近代西方殖民者和霸权者的老路,也不是重复上千年前汉唐盛世时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儒道经典,尽管这些也是宝贵的财富。中国需要做的是在现实的历史条件下,去创造属于未来人类社会的全新科学文明。

    640x60ad
    评论框